至今热血犹殷红。

不知道是啥…就说声谢谢吧

@美男子阿白

嗯…这如果能算是长评的话,好像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长评(因为夹带私货很多而且也不咋长😂)…写它是因为阿白的文太好,以及触动了我一些很私人的东西…所以说不敢占tag…
文里苗阜干过的事,除了工作上有不同和得病以外,我爸基本都干过了。但是艺人这行啊,应该还有很多没明着写出来的,我就不多想了😂
不同是我爸没有王声。
我和我爸,我这会儿没满十九周岁,我爸没满五十二周岁。我爸抽烟喝酒熬夜都干,早些年大概就跟喵爷那么凶,现在呢酒不那么猛喝了,烟还一天一包多,有些事情很费脑子,不想清楚就不睡。其实我可能还是该庆幸一下他不是艺人。。。
文里澜妹妹感受,不敢说完全相同,多少能体会一点儿,我五岁之前不是这样,那时候爸爸事业没后来那么好,也就没有后来那么忙,五岁后就是我姑姑养我了,我每年逢寒暑假回家一次,一年能见爸爸两面左右,妈妈有空会过到姑姑家来看我(我生在天津姑姑家在河北),然后我爸一次都没来过。文里澜妹妹成年累月等爸爸,但是我猜她后来就不等了,因为我后来就不等了,我知道他压根儿就不会来的。我也想生日时候他能一口气吹灭所有蜡烛,但是其实他们一次都没来过,然后生日许愿永远许他们能回来陪我一次。
嗯就是会委屈,也会哭,但是不恨,也没想过公不公平这回事,我姑姑对我极好,就是当亲闺女那么养的,当然她也埋怨我爸,不负责任什么的没少人说他,他也听,也知道,但也只是知道。
另说句不该说的,希望现实中喵爷无论多忙都记着做一些小事,文里知道给亦澜买礼物,知道给亦澜买玩具,都是好的,虽然可能不够,但是一定要做,还有让孩子骑在头上或者带着她放一次烟花什么的,哪怕只有一次呢,一次都够记一辈子。
去年我考上大学,他请我高中最喜欢的一位老师吃饭,男老师,他俩年龄相仿,聊天,聊工作聊家庭聊孩子,末了老师跟他说,是你闺女太惯着你了。他愣一愣,笑着答是,老师又跟我讲:“你不能不要求他,你得让他顾着点儿家。”
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要求啊,他是头儿,一群人指着他吃饭,他不能不忙,或者其实我自己压根儿就不知道,不知道父母是不是有这样的义务必须常能陪在我身边,不知道他是否必须和别家孩子的父母一样,我不知道哪些是他该做的哪些是我该做的,也有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。
后来他跟我妈妈分开了。一家人…怨吗,有些时候对错是不那么重要,跟旁的人都能讲的道理,舍不得跟他们讲。
我不知道我崇拜仰慕的英雄会有怎样的结局,我其实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,我不知道二位爷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,我也不知道能喜欢他们多久。
杭州场我给学姐写repo,写喜欢到不喜欢为止吧,因为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,也实在是没有其他的法子。
说他只剩自己了,其实没有错没有错。我最近一次见我爸是过年前,我自己一个人坐飞机去看的他,他一个人住,晚饭后刷碗的时候跟我说一些工作上的决定,我半懂不懂的听,然后他突然问我:“你有意见么。”
我愣了,说“啊?您的事您觉得好就行了,我没啥意见。”
他说“不行,我这些事情吧,可能最后也就跟你还有点儿关系了。”
没错儿问亦澜值不值,值不值呢,我告诉自己不能这么比,他付出多少你付出多少,没有这样的事,世上没几件事公平,在我这儿值不值其实不要紧,因为我压根儿就舍不下。
以及因为我爸没有王声,所以越发觉得他俩美好,阿白你说的太好了,再多完美的童话和传说都比不上一起到老的结局,有时候三观不正一点,觉得以前做过多少错事甚至于是不是好人都不要紧,虽说想着一辈子是因为我太年轻,但是要是真能走到最后,那么多不圆满,最后也都能圆满了。
过年我是和妈妈一起过的,临上飞机前他送我,我进安检口前想抱一抱他,但是他只站到拦着的绳子外面,我回头的时候他已经往后退了,我只好说拜拜,但是我进去以后蹦哒着往外看,发现他还站在那儿。
我有时候觉得他心硬得很,但是不妨碍我爱他。
长命百岁长命百岁,再矫情都要说,我念八百遍都不能表达出我心情之万一,希望二位爷都好,希望我爸爸也好,谢谢阿白。

评论(15)

热度(8)